总统和政治家从事教学工作是非常正确的

  笑谈卸任后的职业选择

  【俄塔社莫斯科4月25日电】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雨”网络电视频道的节目中回答2012年或2018年卸任总统后打算做什么的问题时表示,有信心找到一份有趣的工作。

  梅德韦杰夫说:“还不知道将来做什么,但我相信能找到一份工作,而且是有意思的工作。我希望积极地生活,我喜欢新技术。如果到那时斯科尔科沃(俄罗斯的“硅谷”———本报注)一切进展良好,我也许会到那里教书,当然也不仅限于在那里。”

  梅德韦杰夫透露,未来卸任总统后,他不仅希望继续从事教学工作,还想在传媒领域一试身手。

  他认为,总统和政治家从事教学工作是非常正确的。他说:“对于领导国家的政治家而言,非常有必要讲讲自己的治国经验,甚至有必要讲讲负面经验。多数民众会对此感兴趣。”

  【美联社莫斯科4月25日电】俄总统梅德韦杰夫25日说,他卸任后可能会选择做高科技企业的“守护者”,这等于明确暗示他也许不会竞选连任。

  梅德韦杰夫是由前任总统、现任总理普京一手提拔的。尽管梅德韦杰夫两周前曾表示,他不排除明年竞选连任,但舆论普遍认为普京将重回总统宝座。

  梅德韦杰夫在电视播出的讲话中说,等任期结束后,他可能会在莫斯科郊区的斯科尔科沃找一份工作,他正试图在那里建一个类似美国加州硅谷的高科技中心。

  带有书生气和孩子气的梅德韦杰夫说,他是个“新技术迷”。在雄心勃勃推进俄罗斯经济现代化的同时,他还经常在政府网站上自己的视频博客里发话和留言。

  梅德韦杰夫感谢记者“没有问”他关于2012年选举的事。

  【西班牙《国家报》网站4月25日报道】俄总统梅德韦杰夫今天在接受“雨”网络电视频道采访时谈到了自己离开总统职位后的职业规划,称可能会有三种选择:教师、新技术开发及推广者和时事评论员。

  在轻松的采访气氛中,梅德韦杰夫自我定位为一位“真实的政客”,而不是“克里姆林宫的梦想家”。实际上,俄罗斯的政治笑话历来把梅德韦杰夫塑造成一个不太现实的领导者形象,有些没头脑,时刻准备尝试新事物。

  总统总理支持率均下跌

  【英国《金融时报》网站4月23日报道】正当总统梅德韦杰夫和总理普京必须决定他们中哪一个将竞选总统之时,民意测验显示,这两位领导人的支持率已跌至低点。

  前不久的民意测验显示,由普京领导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支持率处在200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接受调查者中只有43%的人表示会投票支持该党,较之2009年时的56%大幅滑坡。统俄党将在12月面临议会选举,人们普遍预测它无法获得目前所拥有的2/3多数席位。

  2009年底以来,上述民调数字(来自过去为普京和梅德韦杰夫工作过的民调机构舆论基金会)便持续下滑。从今年年初开始,支持率下滑的速度加快了。

  尽管就数据本身而言还不算坏———认为普京“值得信赖”的人占5 3%,梅德韦杰夫则为4 6%———但下滑势头让俄政界精英担忧。

  总统的支持率相比2010年12月的51%下降了,跌至其2008年上任以来舆论基金会民调记录的最低水平。普京的支持率则居于2006年以来的最低点。

  政治分析家德米特里·奥列什金对莫斯科回声电台说,导致支持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腐败问题和经济因素。

  一些观察家预言,普京和梅德韦杰夫可能遭遇“合法性危机”。

  舆论基金会的民调显示,4月份接受调查的人中有39%表示愿意参加反对派的抗议。受莫斯科去年12月的民族骚乱影响,这个数字在2月份曾达到49%。

  【香港《太阳报》4月25日文章】为显示重返克里姆林宫的决心,作为总理的普京上周向杜马发表演讲,对俄面临的问题进行了细致分析,系统提出了俄未来的经济社会发展计划。

  众所周知,梅氏不仅在经济上偏向自由主义思想,而且在外交上明显亲美,特别是在伊朗核问题和利比亚问题上。舆论分析普遍认为,普京的这次演讲吹响了重返克里姆林宫的号角。就两人的竞争来说,梅氏肯定不是普京的对手。普京拥有俄国最大政党的绝对支持,而且在俄国上层精英中拥有强大人脉。更重要的是,俄罗斯民族素有大国情结,普京对西方的强硬政策深得俄国人民欢心。如果明年大选是梅普对决,获胜的肯定是普京。

  梅普发展方略存在分歧

  【俄罗斯《独立报》4月2 5日报道】题:梅德韦杰夫的自由主义和普京的保守主义

  俄总统助理德沃尔科维奇相信,克里姆林宫和政府在国家经济发展目标和达成这些目标的主要手段方面没有且不会有分歧。但专家认为,总统梅德韦杰夫和总理普京在这些方面的一些不同之处是显而易见的。前者寄望于自由主义价值观,后者则认为国家资本主义有前途。

  在总理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和总统宣布的战略目标中,提到了实现目标的相同途径,这些途径实际上是必须选择的。这涉及创新发展国内经济、扶持企业家和俄罗斯融入世界经济空间的前景。德沃尔科维奇强调,“这都是达成我们目标的别无它选的途径,对此已达成一致”。同时他承认,暂时没有“共同公布的国家发展战略”。

  独立专家并不赞同德沃尔科维奇的观点。他们认为,梅德韦杰夫和普京目前在对待俄经济未来的观点上已存在差异。至少观察家看到了这些差别。高等经济学院的学术领导人叶夫根尼·亚辛说:“实际上分歧是存在的,但我不知道分歧将如何解决。”

  亚辛表示,近十年俄罗斯的经济在“上行”。当局依靠落实国家计划、成立国企和注入预算资金来发展经济。他强调,“这种方法显然会降低经济活力。旁观者都清楚,遵循这些途径将一事无成。但普京建立了这一体系,所以他认为该体系是有成效的”。

  除该政策外还有其他选择。民主化和自由化是俄经济唯一可行的道路,一些观察家认为,接受这条路的是梅德韦杰夫。但亚辛补充说,总统不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政治人物,总理也不是。

  全球化问题研究所所长米哈伊尔·杰利亚金认为,普京准备把俄带回到21世纪头十年,而梅氏及其自由党派准备把国家带回上世纪90年代。因此,杰利亚金认为,无论哪个都是回到过去。对于那些认为90年代的强盗比新世纪的强力官员要讨人喜欢的商人来说,梅德韦杰夫的立场更合他们的心意。杰利亚金认为,西方也把注押在梅德韦杰夫身上。

  政治技术中心副主任阿列克谢·马卡尔金认为,普京与维护政治体系的稳定联系在一起。他公开与商界进行对话,但同时让国家优先落实工业项目。梅德韦杰夫则支持更为综合的方法。他愿意通过政治现代化来加强技术现代化,其行动谨慎且循序渐进。

本文由全民彩票app下载安装发布于全民彩票-政治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总统和政治家从事教学工作是非常正确的

相关阅读